高端訪談 首頁>> 高端訪談

專訪李開復:雖然看到很多傷痕累累的VC和創業者,但更好的創業時代來了

發布時間:2016-12-15

  創投圈喊了資本寒冬已經有段日子了,不過創新工場卻用實際行動唱了一個反調。就在昨天這家風投機構宣布完成總金額達45億元人民幣(6.75億美元)的兩支新基金的募資。

  具體來說,其中一只新成立的以美元為主導的基金規模為3億美元,由富士康領投,主要針對于那些回報潛力巨大同時也更適合在境外退出、具有全球化發展潛力的國內外優質項目。另一支25億人民幣規模的第二期人民幣基金,則會更多關注具本土化色彩的項目。

  此次新基金募集完成后,創新工場管理的三支美元基金,兩支人民幣基金的總規模超過12億美金(80億人民幣)。

  O2O、P2P領域危機四伏,但并不是最糟糕的

  不可否認,資本寒冬確實存在,李開復表示也看到了外部基于O2O、P2P碰到的各種挑戰、危機,一些創業者急于炒作非關鍵指標、關鍵用戶,靠此融到了更多的錢,但沒有辦法讓客戶留存。有些公司在P2P里面遇到了監管挑戰,倒閉也是好事。

  創新工場對O2O、P2P這兩個領域非常謹慎,投資的公司特別少,只是有選擇的布局。但是,這兩個領域也并不是最糟糕的:

  1、對P2P最大的擔憂就是很多國內做投資或者潛在借款,對P2P潛在的風險是不是足夠理解,平臺對欺詐的甄別是否做得夠好,創新工場認為用互聯網作為金融平臺,來做個人的各種金融方面的需求是成立的,但是聒噪的把P2P對接起來,在剛興起的市場里會帶來一些風險;

  2、O2O這個概念要從幾個角度去看,一個角度就是過去有一些公司燒錢燒得太火,沒有看自己的核心指標,只是充用戶,這個是不健康的;另一個角度是面對用戶的強需求,出行和外賣改變了人的生活方式。除此之外,因為出行才讓我們有這么多的用戶,4億左右的用戶在網上用手機支付,我們不能一棍子打倒O2O都是忽悠錢的。

  創業時代又開啟了,對未來三年充滿樂觀

  李開復認為,經過一年多所謂的寒冬,大部分創業者都學會了即便是融到很多錢,對開銷的每一塊錢都是非常謹慎了,所以我覺得并沒有太的改變。

  不過他同時表示,碰到了寒冬之后,也有少數公司遇到了挑戰,創新工場進去是幫他們開源節流,砍掉不掙錢的業務,這些其他的VC也有做,創新工場比較幸運的是選創業者項目的時候就想到了這些。

  “我們對未來的三年充滿樂觀,雖然往后還會看到很多傷痕累累的公司和VC、創業者,但更好的創業時代又開啟了”,他說。即便現在美元基金融資難,投資難,美國上市難,分析師看中概股又回歸等等,不過也看到一些回暖的現象。比如說有不少手中有美元的VC回來了,開始在投,擔心錢投不出去,這也是正面的現象。

  李開復對二級市場也持有樂觀態度,雖然你可能會覺得股市A股并沒有漲那么多,但是你看過去每個月IPO的公司,或者新三板的創新層,國內資本市場的流通對高科技公司,能賺錢高科技公司的稀缺性是非常看好的。

  創新工場的投資邏輯還是會按照原來一貫的方向,挑選幾個所謂的風口或者成長率最高的領域,根據這個賽道來做一個比較完整的布置。但并不是說先做用戶再掙錢是不可以的模式,前提是要搞清楚你的用戶是不是可以長久留存,是不是會有品牌和技術的差異化,可以形成一些壁壘。

  另外,就是獲取用戶的時候,是用了最低的成本,而不是瘋狂燒錢。

  投資人如何避免被忽悠?

  談及很多投資機構抱怨被創業者忽悠這件事,創新工場的解決方法是選擇自己熟悉的賽道。至于創業者拿不到錢,就跟看到房地產什么問題是一樣的,市場要動,優質的創業者希望拿到泡沫錢,所謂一年前的高估值,投資人認為市場不好了,要打一個折扣。

  但是一個項目還是要客觀的判斷發展潛力,因為純粹論估值來說,市場上的項目都不低,但是如果這是一個風口,創業者是特別優質的,并不會說環境差一點就不做。

  根據此前創新工場投資的將近300個項目,游戲、娛樂、企業級服務占據前三的位置,如今創新工場的投資布局跟隨市場的變動作了新的調整。

  過去幾年間,創新工場布局領域,游戲、文娛、企業服務位居前三。

  接下來,創新工場主要會關注黑科技、硬科技,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,以及科技金融等領域,還會在互聯網教育、內容娛樂持續加碼。

  資料顯示,過去幾個月間,創新工場已經利用最新的雙幣基金分別投資了多個熱門項目,其中,美元基金投資的項目包括無人駕駛公司馭勢科技、人工智能企業第四范式、自行車出行工具摩拜單車(Mobike)以及美國硅谷機器人項目Wonder Workshop(奇幻工房)等;人民幣基金則重點投資了馬東創辦的米未傳媒、原麥山丘等項目。

  主攻人工智能、文娛兩大方向

  李開復特別提到人工智能和文娛兩個方向,畢竟這也是創新工場未來的重點布局領域。

  在他看來,人工智能已經成為最大的創業機會。首先,越來越多的地方有創業的數據,第二個原因就是計算的成本降低,第三就是機器學習算法越來越成功了,尤其是深度學習。

  但是,人工智能不止是做無人駕駛和機器人,需要拆分成兩個方向,一個就是真的AI,讓機器能聽、能看、能思考,基本上是無人駕駛為主,汽車為輔。而無人駕駛的技術都可以抽出來使用,變成機器人、智能高爾夫車。

  他還提到汽車領域當下同時有三個風口在發生,三者結合正顛覆我們出行的市場,滴滴、神舟、Uber已經改變我們的生活,其實還沒有開始,這個是人工智能的AI領域。“無人駕駛是最困難級別的技術,一旦往這個方向走,有很多可以做,而且無人駕駛是被全球汽車公司接受的概念,有非常大資金投入,讓人非常振奮,有很多聰明科學家、工程師投入”。

  李開復表示AI領域的項目自己也會看,但是會有種生不逢時的感覺,因為AI領域以前就做過,只是太早了。

  文化娛樂領域,李開復認為現在能產生最大的價值的有三個方面,第一個就是IP的產生,現在文娛都在含IP,要可持續、被追捧成為一個現象級的東西,比如說暴走漫畫。

  第二就是平臺型的公司,即便你都是靠別人的內容,但是你是一個入口,用戶來你這兒,這種公司是長期的有最大的價值。比如說知乎,SNH48就是很好的案例。

  第三就是95后的內容,李開復認為95后對內容的掌控和理解,以及使用互聯網移動的方法,跟我們的差別很大。95后是生存在國家虛擬世界里面,用現實世界做補充,年長的人真的很難換位思考用他們的角度看需求是什么,但他們的需求又不得不滿足。

  科學家創業時代來了

  有意思的是,為了布局人工智能,創新工場開啟了一種科學家入駐模式,最近已經招了幾位科學家和工程師,他們現在帶著一批工程師在做AI項目。

  這種科學家入駐模式,首要目的是幫助所投資公司解決他們面臨的AI問題;其次,這些首席科學家、工程師,都是很有經驗的人,如果他們哪天想創業,創新工場也會提供支持。“當然,投后也是一個附加價值,但是長期來說不會只做服務,剛開始第一次對這幾輪公司要無償的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”,李開復解釋道。

  移動互聯網時代,誰能夠懂用戶、懂運營,從零0到1的理念是移動互聯網的核心理念,但是特別玩透這一套理念的來做AI未必適合,因為思維不一樣。如今,應該是科學家加上輔助商務人士、商務合伙人,或者是一個有項目創新工場幫助他們彌補短板。

  “科學家的創業機會來臨了”,李開復說。

  在采訪過程中,李開復還總結了北京、廈門、深圳等國內幾個城市的創業氛圍,得出的結果是:

  廈門的創業者特別務實、會賺錢,埋頭實干,兩年就能盈利;

  深圳是一個硬件的工廠,機器人方面的技術離不開深圳,有自己的風格,不喜歡辦會,以及跟創業者泡在一起,相對務實;

  忽悠VC的本領都不如北京的創業者。

  李開復坦言,當大家都在度假、縮緊資金的時候,創新工場融到了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基金,2009、2011看準了熱點,但苦于沒錢,現在是時候備滿彈藥,迎接更好的創業潮流和時代的來臨。

色费色情人成影院